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日,八月中旬的南城,天气依然炎热。

    沈流岚起床洗漱后,经过殷雅霓的房间,她还没醒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看她一眼再离开,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合适。

    吃过阿姨做的中式早餐,他留下字条就离开南城前往海门了。

    殷耀南在沈流岚离开不久后也起床了,看到他贴在冰箱上的字条【南,有急事,先行回海门,再联系。】

    殷耀南心领神会,海门拥有国内货物吞吐量第五的港口,是国内的进出口大港。

    沈流岚在海门市最大的一家跨国公司拥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,他不是绝对控股方,但由于掌控着整个集团的销售命脉,所以对内权利比控股方更大。

    整个海门无人不知的RM集团,人们都知道它的大股东林氏家族,却鲜有人知晓RM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沈流岚。

    他之前一直在美国的公司处理事务,国内公司的事务,通常用电话会议或邮件处理。

    大约每年只在八月及一月到达海门参加年度股东大会。

    他通常用自己的英文名BenShen签署文件,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中文名。

    身份使然,导致他无论在哪里都很忙,所以提前回海门,殷耀南并没有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九点一刻,该把侄女喊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殷雅霓的房间敲了敲门,听到她在里面喊:“知道了,起来了!”

    笑了笑,他对着门开始唠叨:“霓霓,赶快起来吃早餐,阿姨已经做好你喜欢吃的瑶柱粥。女人不吃早餐会老得快,你也不想自己变成未老先衰的黄脸婆吧,我们霓霓以后还要嫁个大帅哥的...”砰的一声,明显是枕头扔到门上的声音,殷耀南在殷雅霓发飙之前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起床后,殷雅霓感到头痛欲裂,看了眼自己身上没换下的衣服,还有房间的环境,脑袋断片了一会儿,才想起这是在自己小叔的家里。

    难道是昨晚喝多了,被小叔架着回来的?糟糕,不知道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枕头为什么那么湿,是自己流的哈喇子吗?都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房门走到隔壁的洗手间,看了眼镜中的自己,瞬间吓一跳。

    镜子里那个嘴唇肿得老高的女人是谁?!奇怪,昨晚明明没有吃辣的,也不曾对海鲜过敏,为何嘴唇会这般红肿?难道是喝了酒所以这样?

    殷雅霓一向信奉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再想这个大原则,随意洗簌了一下,来到餐厅去吃早餐。

    小叔在边吃早餐边看今天的报纸,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他始终盯着报纸,没抬眼看殷雅霓,只招呼她坐下吃早餐。

    看完报纸,殷耀南想起该跟殷雅霓谈谈择业问题,“霓霓,你昨天说要到海门找工作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殷雅霓懒懒地回答:“暂时的打算是,想在海门找一份工作学习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学习的话,何必要到海门,在南城,我可以给你找到最理想的企业让你学习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不为所动,“我觉得海门的环境更适合我发挥所长。”

    殷耀南知道她从小都很有想法,决定好的事情,很少会改变,他只好放弃劝说,“那好吧,叔就不劝你了,如果在海门找不到理想的工作,就回家来,知道吗?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,万事都要小心,到时候我会交代海门的同学和朋友,你有任何紧急情况,都可以跟他们寻求帮助。但无论如何,万事小心第一位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心里还是很感动的,自己的小叔从小对自己关心有加,对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她放下早餐,走到他身后,双手圈住他的肩膀,撒娇道:“我就知道小叔最疼我了,谢谢小叔。”

    殷耀南叹了口气,转头看了眼殷雅霓,刚好目光扫过她的嘴唇,看到她略微有点肿的嘴唇,心生怪异。

    昨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是他吗?

    殷耀南不确定,假装不经意问起,“你对食物过敏吗?还是怎么回事,嘴巴怎么肿了?”

    殷雅霓此刻已经坐回他对面的餐位,依然低头吃瑶柱粥,“我也不清楚,昨晚没吃辣,我对海鲜也不过敏,可能是第一次喝那种酒吧?”

    她没有恋爱经验,初吻都不曾有过,傻乎乎的,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偷偷亲吻了,嘴唇才会这般。

    但殷耀南是情场老手,侄女嘴唇的情况,他一眼便知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不敢十分确定,沈流岚在他们圈子里,出了名的洁癖和禁欲,他无法把这件事情和他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许是,他太相信自己好友的秉性。

    但他,也明白殷雅霓对一个男人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他试探一下便知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沈流岚到达海门的时候,已将近十点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车驶入公司的地库,乘坐电梯到达十八楼总经理室。

    进入办公室前,秘书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