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海门大学企管系办公室。

    殷雅霓和苏俊杰从系主任手上拿过聘书,确定是自己的名字后,才疑惑地问,“主任,我听说RM从未进行过校招,为何这次会收了我们几个呀?”

    系主任之前也是满腹狐疑,亲自向校长求证过此事,RM集团是否接下来还会面对海门大学招聘应届优秀毕业生。校长给出的答案是不确定,同时也说明了,今年是RM集团的总经理,亲自向校长要的人。

    系主任为了给自己的学生信心,将校长的话原封不动转述给前来拿聘书的这些学生。

    殷雅霓和苏俊杰拿着聘书离开系办公室,殷耀南还在外面等候,三人一起往停车场走。

    苏俊杰提议到海门本岛边的小屿岛吃饭。小屿岛的四周,养殖了各种各样的本土海鲜,以及从世界各地进口的奇异海鲜,简直是海鲜大岛。

    殷耀南开着车跟着苏俊杰,殷雅霓看着车窗外的风景。她虽然在海门求学四年,但这个小岛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通往小岛的沿路,种满大棕榈树。棕榈树枝干清高直立,最高可达15米,相当五层楼高。叶簇在最高处,形成大扇形,将炎热隔离开来,人在树下,会觉得十分阴凉舒适。

    殷雅霓十分喜欢这种植物,没有甜腻的花香,只有坚毅的躯干和枝繁的叶茂。

    “霓霓,你和苏同学很熟吗?怎么他这么大方要请咱吃饭呀?”

    殷雅霓仿佛没回过神,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,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回答,“在学校的时候,经常在图书馆遇到苏同学,有时候有不懂的论题,会一起讨论,算比较熟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回答道到点上,殷耀南继续八卦:“我看他请我们到这小屿岛上吃海鲜,即使挑个最便宜的饭店,估计也要小几千。他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学生,能不能负担得了啊?还是待会儿叔买单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俊杰的爸爸是海门海关署长,经济应该没问题吧?大不了明天午饭我请回他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回答到殷耀南心上了,这小子竟然是海关署长的公子,看来留着以后能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海门每年的进出口总值,可是在国内没有前三也有前五的。这海关署长的公子,竟然开着一辆速腾,真是有趣啊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听出他的取笑之意,有点生气,“小叔你别这么说,俊杰不是那种纨绔的官二代,他学习很好,而且人也很nice,一点都没有因为是署长的儿子而摆架子。”

    殷耀南觉得她还是太嫩了:“他没官架子,那他干嘛跟你说自己是署长的儿子,他怎么不说自己是村长的儿子?”

    苏俊杰的爸爸是谁,其实本不关殷雅霓的事情,换别人说她都懒得开口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小叔不能这样,恶意解读自己同学的人品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怎么能这样想?俊杰根本没告诉别人他老爸是署长,是帮老师整理学生档案的同学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殷耀南知道她介意了,于是扯开脸笑嘻嘻地转移话题,“你记得那天和我们一起在星海号吃饭的叔叔吗?他家也在海门耶,我们中午要不要叫他一起过来吃饭?”

    殷雅霓觉得殷耀南是知道苏俊杰是海关署长儿子的身份后,故意要找人讹他一顿饭,于是摆出一副我懒得理你的表情,“随你便啦,但如果那位叔叔来了,你就要去买单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那是当然,我打个电话先。”

    电话在几秒后接通,殷耀南看了眼殷雅霓,对着电话说:“Ben,我刚和霓霓到海门大学拿了聘书,刚巧遇到霓霓的同学。那位同学也是此次RM集团的录取者之一,他现在要请我们到小屿岛吃海鲜。我感觉那家伙好像喜欢霓霓,一来就请吃这么贵的饭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对了,那家伙还是海门海关署长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白了他一眼,低吼道,“小叔!你可不可以不要乱八卦,你这样说话真的很没品耶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吃过午饭了啊?那行,晚上在我下榻的酒店喝两杯,再见。”殷耀南说完,笑嘻嘻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车缓缓驶入海门本岛与小屿岛的连接桥上。只有两车道,车开得非常缓慢,来车非常多,看来有许多人已经饱尝了美食准备出岛。

    殷耀南心想,这海门果然是个富庶的地方,大家午饭都吃这么好。

    跟着苏俊杰的车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小道,经过炼沙场,来到一幢别墅前,将车停入车位。

    苏俊杰率先走出,来到殷耀南的车前,帮殷雅霓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殷耀南双手插口袋,走在苏俊杰和殷雅霓后面,跟着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是英式装潢,头顶的吊灯光线昏暗、略有情调,脚下的原木地板,也十分考究,别墅的四周更是摆满了看着价值不菲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殷耀南在心里一掂量,瞧这别墅的门面及设计,估计这一顿下来不便宜,今天趁机宰宰海关署长的公子。

    三人步入一间雅厢,刚入座,别墅的经理就进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