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桃花抬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,难得的沉下了脸:“张姨娘,这天色不早了,我要去给母亲请安,晚了不好,你若是有什么疑问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说完,示意仆妇离开。

    张姨娘身子一侧,就拦在了路的中间:“太太,你今儿个若是不能替贱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姨娘!”顾桃花猛地打断了张姨娘,“若是我今儿请安迟了,到时候追究起来,怕是你也担待不得。”

    张姨娘不由得迟疑了一下,可是让她就这么甘休了,却又不甘心,唬着一张脸,不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顾桃花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,这一个两个的,怎么都不省心!

    有本事去找那个罪魁祸首!这些人惯会找软柿子捏,可着劲儿的欺负她这个空架子太太!

    “张姨娘,不如这样。”顾桃花看着杵在面前的张姨娘,想了想开口道,“你和我一起去请安,若是你有什么不忿的事,到时候当着老夫人的面提出来,想来比单只跟我提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张姨娘盯着顾桃花看了许久,见她并不像是在说笑,终于低了头:“贱妾听太太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什么叫听太太的?!顾桃花心里差点骂娘,我若是不让你去,你肯听吗?这一大早的堵在这里,不就是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吗?现如今达到目的了,却把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,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太太,我们快些儿吧,已经晚了。”布儿见顾桃花不出声,连忙催促了一声,那个大姑娘可以已经连人影儿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顾桃花带着张姨娘和布儿,急赶慢赶,赶到福安堂正堂的时候,萧琼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太太安。”莺儿屈膝给顾桃花行了一个礼,伸手撩起了门帘,“老夫人正等着太太呢。”

    顾桃花顺着撩起的门帘,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见该到的人,全都已经到了,正直愣愣的朝着她看。

    顾桃花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这心肝儿,就“怦怦”的多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吸气,呼气……

    顾桃花做了几个深呼吸,调整了一下心情,这才带着布儿和张姨娘抬腿迈了进去:“媳妇请母亲安,侯爷安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我可是受不起!”老夫人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你是建亭侯府的当家主母,我这个老不死就不讨你嫌了,赶明儿你替我找一家庙宇,我带着琼姐儿青灯古佛过完残生!”

    顾桃花心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这个萧琼瑶简直就是一根搅屎棍,把好端端的一天,搅得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顾桃花双膝一屈,“噗通”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装出一脸的惶恐来:“母亲这话从何说起,儿媳若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,母亲骂也好,打也好,万不可拿自己的身子出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桃花!”萧丞风把话接了过去,伸手指着顾桃花骂道,“我就这么一个嫡出的女儿,你,你怎么就……怎么就容不下她?”

    “侯爷这话倒是让妾糊涂了,琼姐儿是侯爷的女儿,也是妾的女儿,妾疼她还来不及,怎么会容不下她?”顾桃花一脸的迷茫,抬头看向萧琼瑶,“琼姐儿,刚才还好端端的邀我一起过来给你祖母请安,怎么这才眨眼功夫,就,就……所有的事情,就,就走样儿了呢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