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沈流岚并没有再留给苏俊杰说话的机会,转头就进入了驾驶室,启动车子,离开停车场。

    殷雅霓躺在后排座位上,半醉半醒之间,突然坐了起来。她看了一眼车里的环境,看了一眼驾驶位上的沈流岚,“沈叔叔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沈流岚转过头看了她一眼,立刻又转过头专心开车,“你醒了?现在要送你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,让她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殷雅霓挠了挠自己的头发,“真的太糗了,刚又喝大了。”

    沈流岚还是专心地开着车,眼神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着她,“你可能对酒精比较敏感,低浓度的酒对其他人来说还能保持清醒,但你的话,很快就会进入眩晕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怀疑过,我爸爸也是不胜酒力,喝一点就能睡上一天,我估计是遗传。我以为不断锻炼自己就能够减轻对酒精的敏感性,所以才时不时就想喝点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沈流岚表情变得有点严肃,声音沉着了不少,“我的建议是,最好不要碰酒精类的东西,女孩子在外面喝酒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是信任的人在身边,或者在家里,偶尔喝点还是没事的吧?”殷雅霓不甘心地追问,正因为她不胜酒力,所以才对酒更加向往。

    沈流岚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她因为酒精而显得红彤彤的脸蛋,“当然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,允许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想到昨天晚上的红酒还没喝完,她早上起来收到冰箱里了。

    心想明天开始住宿舍的话,也是不方便喝酒的,干脆今晚就给它处理掉。

    “沈叔叔,待会儿经过中山路的时候,停下来买点蚵仔煎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没吃饱吗?”

    “昨晚不是还剩了半瓶酒吗?我明天就要住到公司的宿舍了,如果晚上不喝掉就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昨晚......沈流岚想起了昨晚的事情,开始心跳加速,血管里的血液突然急速地流动起来,体内的欲望分子开始激动地叫嚣着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忽而变得暗哑而低沉,似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:“买蚵仔煎可以,那酒,我晚上带回去喝,就当你送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把沈流岚当做和自己叔叔殷耀南一样的长辈,她以为沈流岚是不喜欢她喝酒,完全没有想到,沈流岚是害怕酒精催化欲望,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也好,反正酒不要浪费就行,一瓶两千多呢,“那行,剩下的酒就送沈叔叔了,蚵仔煎就不要买了,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,刚才是想买来下酒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沈流岚嗯了一声后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现在,正被身体的某些反应折磨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晚上的海门,交通情况很不错,很快就到达环岛酒店了。

    沈流岚将车驶进酒店地库,昨天那辆356AU今晚还跟着。

    五点多他从RM集团出来,一直跟到现在,今天晚上他不能在酒店逗留太久。

    沈流岚和殷雅霓一起进入电梯,到达20层,经过殷耀南之前入住的房间时,他开口说道,“霓霓,你叔叔有事情早上回南城了,明天早上我八来接你到公司。我三天后回美国,这三天内,你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