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殷雅霓虽然是南城人,但在海门念过四年大学,对当地的一些名贵地段也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沈流岚家所在的这个云顶山庄,之所以叫云顶,就因为它是在海门地势最高的一个半山上。

    对于住宅区而言,如果说香港最贵的地段在半山区,那么海门最贵的地段就属云顶山庄所在的地段。

    云顶山庄面朝海门的环岛大海,可以远眺不远处的大岛小岛。

    它拥有丰富的景观资源,西部、北部群山绵延起伏,嶙峋怪石与苍翠青松相互点缀映衬。

    基本上,海门市所有富豪、达官显贵,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云顶山庄不愧为海门市最金贵的地方,而住在那里的人,必然也是海门这座城市里非富即贵的人。

    之前,殷雅霓完全没看出沈流岚是出身这么不凡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穿着打扮虽然看着不便宜,但开的车最多也就一百多万,她以为他只是中产。

    但现在想来,住在云顶山庄的沈流岚,他的家庭,应该是海门这座城市里的豪门了。

    殷雅霓突然觉得有点紧张,她在南城虽然也跟着家里长辈们见过不少南城的富豪官员,但大海门和小南城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今天就这么贸贸然地假扮他的女朋友,待会儿会不会被他的家人识破?听说豪门里的人都很厉害精明。

    看到殷雅霓突然被惊呆的样子,沈流岚知道她在吃惊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紧张,我的家人都是非常好相处的人。除了我父母,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嫂嫂。他们俩很好玩,你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有点尴尬地说:“沈叔叔,我有一点点的紧张,因为我没去过男生家里吃饭。然后,今天去的竟然还是云顶山庄。”

    沈流岚左手单手握方向盘,伸出右手,宠爱地抚上她毛茸茸的后脑勺,笑着说道:“云顶山庄怎么啦?上面又没有养老虎。再说即使有老虎,我也会保护你的。不要怕,就当去叔叔家吃个便饭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嘴里念念有词:“嗯,不紧张不紧张。我晚上一定好好表现,让沈叔叔顺利解决被逼婚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流岚开着车,心情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他一整天都在期待这下班的到来。

    他心爱的女人,今天晚上要跟他一起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虽然,缘由只是因为帮忙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的爱情,他的爱人,他们要一起回家的事实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就到了云顶山庄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警卫室一看到沈流岚的车牌,立刻就将闸口打了开。

    沈流岚的车顺利进入了庄园,一路上沿着坡度不大的柏油小路往上开。

    庄园的道路只有四个车道,但一路上竟然没有看到半辆来车。

    山中环境十分幽静,道路两旁是法国的梧桐树,非常茁壮,枝繁叶茂。

    夏日的海门,要到晚上七点半才天黑,六点半太阳才会下山。

    这会儿才五点多不到六点,太阳还是耀眼的。

    梧桐树挡着大部分的阳光,最后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线透过树叶的间隙倾斜下来,仿佛一路的星光。

    在这条路上,即使只是散步,也会觉得心情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殷雅霓突然说道:“这条路星光点点的样子,如果能下车来散散步就真的太美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流岚侧头看向她,在殷雅霓看不到的地方,眼神很是温柔,“吃完晚饭,我带你出来这条路上走走。夜晚,它会更迷人。”

    殷雅霓一听,自然是开心极了,开始叽叽喳喳地对沈流岚说她在哪些好玩的路上走过,在哪些有着传说的地方祈祷过。

    她此时单纯、心无城府的模样,让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疲累不堪的沈流岚,眼中的爱意更深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