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钻戒自然是用来跟你求婚的。”

    沈江桥说着,就低头吻上了杨梦萌的左手,“知道婚戒的位置为何是在左手无名指么?”

    杨梦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沈江桥见她懵懂,直接就笑了,再次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,柔声说道:“因为左手无名指的大主动脉直通心脏,这寓意着你抓住了我的心,而我,也将一辈子保护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会背叛我吗?”

    对于沈江桥前一次提分手,杨梦萌仍然心有余悸,时常午夜梦回就想起那个下着狂风暴雨的分手之夜。

    其实,她仍然是不确定的。

    她这话一问,抱着她的沈江桥身体亦有微微一震,虽然他仍然面不改色着,但杨梦萌很清楚他内心也有着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你的地位会越来越高,想巴结你的人也会越来越多,就像你说的,想爬到你床上的女人多得是,难保不会再出现傅臻那样的女人。那到时候,你还要再一次跟我分手吗?”

    杨梦萌其实并没有奢望自己能够嫁给沈江桥,她早已做好终有一日还会再次被他抛弃的准备,所以,她想现在把话讲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分手前,跟现在一样,沈江桥也是答应她毕业那一年的五月二十号就扯证,等她留学回来就办婚礼。

    现在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刻,充满承诺,可不一样的是,伴随着不安。

    “小萌......我不会背叛你的,以前没有,现在和以后也不会。从那次之后,我应酬的时候已经不太喝酒了。你放心,不会再发生以前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沈江桥说得诚恳,见杨梦萌仍然不信,他干脆直接单膝跪在了她面前,双手托着她的手,一脸真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萌,我爱你,嫁给我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,不会再让你哭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杨梦萌最终也没将那枚戒指拿下来,而沈江桥也将结婚的事宜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五一假期的时候,他与杨梦萌回了一趟Z市老家,见了杨梦萌的爷爷奶奶,并在Z市最高级的酒店大开宴席,宴请了杨家的所有亲戚。

    杨梦萌的亲戚们不知道沈江桥具体是什么身份,但见他器宇不凡,出手大方,皆认为杨梦萌找有了好归宿,纷纷为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宴席间,所有人都很开心,唯有杨梦萌的叔叔和婶婶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以为杨梦萌正与江磊交往中,却没想到她要结婚的对象是另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叔叔当时就找了理由出去外头给杨母打了电话,杨母也没有说太多沈江桥的情况,只说他是杨梦萌大学期间交往的男朋友,毕业的时候分手过,年初又复合,所以打算结婚。

    杨母都这么说了,叔叔也无可奈何,只得回了宴席,一脸郁闷地看着沈江桥与杨梦萌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时江磊的姨丈找来,自己热心为江磊和杨梦萌牵线,自然是希望杨梦萌能嫁入江家,可以在日后为杨家人谋点福祉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竟然嫁了个沿海城市的土豪,实在是可惜!

    杨梦萌叔叔的郁闷,一直持续到十年后,沈江桥以强势姿态加入国家领导班子时,他在电视上看到那个仪表堂堂的年轻人,这才恍然发觉,这不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